主页 > 时尚通史 >

【周末书房】时尚:一部身体史

编辑:凯恩/2018-11-14 13:25

  “时尚”一词,英文叫做Fashion。大致可理解为“时代之风尚”。包涵了某一时期人们的经验、价值观和审美趣味等。这是极其复杂的概念。《时尚通史》的定义比较狭窄,基本框限为服装的流行式样,即“时装”。衣服穿于身上,时装史也是一部身体史。

  人类是生物学角度的无毛动物,身体极其脆弱,肌肤更易损伤,夏须防暑,冬要御寒,衣服之于人类就是后天最好的保护,这也是服装最基本的功效。原始人以皮毛裹身,就能达到目的。然而人终究和动物有所区别。亚当夏娃的无邪时代转瞬即逝,吃过禁果之后,他们因赤身露体而羞耻,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作衣服。这说明服装可用来遮羞。男女裹住了身体,似乎就多筑了一道堤坝,尤其是身体不可暴露人前,衣服因之而具有了伦理意义。

  身体属于个人,附加其上的服装却折射群体的意识。身处不同的文化环境,时装传达不同的社会观念。古希腊和古罗马人一般穿着自然垂坠、卷裹式的服装,它们可以给身体较大的自由;中世纪的时装被视为男性的保留特权,并越来越多地用来区分贵族、商人阶层、匠人和农人之间的区别;玛丽·安托瓦内特的裙角掀动了法国大革命,也掀起了一场霓裳革命,最时髦的装扮就是手执长矛的“亚马逊女战士”,或者象征革命的红白蓝三色条纹长裙。

  僵硬板直的紧身胸衣曾经是西方女性的必须装束,一如金莲小脚将中国女性束缚于室,气喘吁吁、动辄晕厥的贵族女子,毫无个体价值可言;20世纪之后,女性时装大胆地挣脱了各种捆绑,玛琳·黛德丽式的中性打扮体现性别平等的诉求,碧姬·芭铎用比基尼竭力展现女人的性感以挑战传统。孰好孰坏?争议本身就是开放和进步。

  优秀的时装设计师,都是身体美学大师。香奈儿的永恒经典“黑色小礼服”,无腰身宽松女服的简约品位,既保证了活动的自由,又保留了女性的身体线条;纪梵希为他的缪斯女神——奥黛丽·赫本设计的特别领型,很好地遮掩了赫本锁骨太小的缺陷;好莱坞黄金时代的女星如艾娃·加德纳、玛丽莲·梦露、波姬·小丝的好身材,有多少倚赖于设计师将她们的魅力发挥到极致呢?

  时尚设计的根本就在于最大限度地展现身体的美感。设计师要研究人的身体构造、比例,还要开发各种适合人体需要的面料,最后要用艺术的形式,通过裁剪将线条、色彩和配件搭配出特有的风格。时装不是普通的服装,它追求极限的可能和新潮,T形台上模特们的表演也化作了时装的一部分。当下对于时装的一个批评就是,过分讲究“以瘦为美”,并对大众健康和大众文化有所误导。到底人穿衣服,还是衣服穿人?人们需要重新思考。

  作为一本制作精良的图文历史书,《时尚通史》高度还原了从公元前500年至今,时装发展史上所有重要时期、代表性事件和形成潮流的要素。历史是过往。如何观察?本书抓取了许多艺术范例。通过艺术记录来观察时装历史,又借助时装演变来映照艺术理念,二者相得益彰。

  联想到马奈的名画《草地上的午餐》,一丝不挂的女人和西装革履的男人,恰是身体和服装的一组对应。怎样掌握个人身体的自主权与社会公众道德之间的平衡呢?时尚传达的最佳理念,不是追赶、模仿,也不是标新立异,而是勇于表达自我。它是一种不宣之于口的姿态。时尚像台永动机,不知疲倦晃悠的总是来来去去的那些流行元素。希腊长袍依然在光阴里摇曳,人人都爱香奈儿,而玛丽王后夸张的奢华装饰褪化成了斑驳的黄晕。

  时装千姿百态,万变不离其宗。归根结底,美的服装,必然是符合身体要求的服装。唯有自然的,才是永恒的。